屈大姐女性网 » 文学 » 正文

红楼梦贾母怎么死的 《红楼梦》贾母住哪里

2017-04-25 综合媒体

《红楼梦》“六亲同运”的经济分析

原标题:《红楼梦》“六亲同运”的经济分析

红楼梦贾母怎么死的 《红楼梦》贾母住哪里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红楼梦贾母怎么死的 《红楼梦》贾母住哪里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贾府的经济危机酿成绝非一朝一夕,而是多年累积所致;贾府经济的矛盾和危机与亲上接亲、亲上加亲的王家、史家、薛家都有因果、都有关联、多有迭加。

■ 张 麒

“六亲同运”,语出贾母。是她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连同“江南甄家”和与贾府沾亲带故的门人清客、佃农租户、使女仆佣等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巨大的经济危机来袭时,猝不及防、哄然坍塌、连三接二、次第连锁的影响和表现,用这四个字描摹得入木三分。“六亲同运”,是经济危机的必然结果,也是贾府与官府权贵、亲戚连理、同族下人、村夫野老等经济相互交往、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真实写照。之所以说《红楼梦》是一部经济大书,正因为它不仅生动再现了清初封建经济成长及崩盘的史实画图,而且深刻揭示出经济发展运行的客观规律和经济危机的一般普遍原理。

贾府的经济危机爆发以锦衣军上门抄家为标志,贾府库存的银两、所有值钱的家当连同历年放债的所得悉数被抄没,导致贾府一门破产。马克思在《资本论》“剩余价值理论”中深刻地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成因,并作出科学分析,他认为在社会生产力低下条件下的直接产品交换,是不具有供给和需求严重脱节的可能性的,但随着产品交换发展到以货币为媒介的商品交换,此时,商品内在的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矛盾外化为商品和货币的矛盾;货币的流通手段职能使商品的买卖在时空上发生了分离与对立;货币的支付手段职能形成了蕴含货币危机的债务链条。这在明末清初资本主义萌芽下的清朝、在官绅经济的典型代表——贾府得到了鲜明的印证。贾府的日常经济运行中商品与货币的矛盾十分突出,货币在商品的买卖上时空分离与对立倾向十分明显,货币危机中的债务链条清晰有据。这在《红楼梦》中所描写的贾府自行抄检大观园、王熙凤违例放债、典当物品、银子借入和借出、勾结官府从事资本运作等诸多情节中,都有充分的反映。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贾府的经济危机酿成绝非一朝一夕,而是多年累积所致;贾府经济的矛盾和危机与亲上接亲、亲上加亲的王家、史家、薛家都有因果、都有关联、多有迭加。王熙凤被贾府上上下下看成是“扒娘家”的老手,尽管王熙凤自己吹嘘“把我们王家的地缝扫一扫。就够你们(指贾府)过一辈子的了”,但这掩盖不了她输送大把银子为其兄长王子腾买官晋爵铺路的事实,她是宁、荣二府揽财的功臣,也是败家的元凶。史家,是一府至尊史老太君——贾母的娘家,应该在贾母入贾门若干年后就式微萧条,这从书中史湘云的寒碜和众人对她家道的叙述、表现出的同情可见一斑。贾母周济史家、王熙凤衔命与史家相与交换利益都是明摆着的事实。贾府与薛家的交往更是破财也破了官声:不成器、劣迹斑斑的“皇商”富二代薛蟠到处惹祸,以致多次闹出人命官司,大都由其在朝廷供职的亲姨父贾政为其“花钱消灾”,单是薛蟠行凶打死酒店酒保的官司,贾府前前后后送礼、打通关节花去的银子不下万两之巨。而且为此还败坏了贾府的名望,牵涉到其他权贵的利益。最是那建造大观园一事,更是将处于经济危机边缘的贾府,送上“临门一脚”。起先存放于江南甄府的一笔银子,想必是作为“备用金”和生利所用,可正是因为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