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大姐女性网 » 文学 » 正文

王朔评价金庸的小说

2017-08-08 综合媒体

脉都被砍断了,你们又怎么能遇到

原标题:脉都被砍断了,你们又怎么能遇到

日期:[2014-08-08] 版次:[B14] 版名:[那些年代的偶像双子星] 字体:【大中小】

王朔评价金庸的小说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王朔评价金庸的小说 -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吴明

金庸VS王朔

王朔的世界,就是现实的世界,赤裸裸血淋淋,教会了我们如何生存,是为活着永不放弃的宝典秘笈。金庸的世界,一度被我们认为是想象中的世界,其实不是,是能够贯通我们血脉的,我们曾经认为那个世界足够虚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真诚。

每个时代都有一对相爱相杀的文学偶像。

金庸和王朔被提出,相爱相杀,怀有敌意,情意绵绵,啪啪啪,基友剧——这就是代沟。其实也没多久以前,世纪之交,王朔和金庸有过一次笔战,有岁数的人还记得起来,那是我对“海军王”脑残得一塌糊涂的时代。

小学时代读完了金庸的全系列,初中时代在同僚间卖弄——他们想搞小团体对抗班主任及其爪牙班长,我极不屑:你想当左冷禅啊,要对抗就自己对抗,各怀鬼胎最终不得善终,从来就没有什么盟主,英雄是孤独的。

在显示价值观领先的同时,在阅读领域的飘然感与日俱增,深谙“大侠”之心得。

直到在一个悠长的夏日搞来一套王朔全集,顿时觉得还在看金庸的都弱爆了,自己过去也弱爆了,被金大侠忽悠的够呛,“海军王”才是当世之魂。

当一个孩子看到如此的现实的世界,深深地被这世界吸引,未知的世界一下子清晰地出现在面前,吓坏了,却又手足无措。《动物凶猛》里冒充十八级科长的民工,《许爷》里的吴胖子,《枉然不供》里的凶手,他将这些小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是那个年代文字版的“TV三贱客”。

我就出生在“海军王”笔下的时代,无缝对接。若干年后,我愤愤然——读书为什么没有分级制。

“在我三十岁后,我过上了倾心已久的体面生活。我的努力得到了报答。我在人前塑造了一个清楚的形象,这形象连我自己都为之着迷和惊叹,不论人们喜爱还是憎恶都正中下怀。”这是在《动物凶猛》中的一段话,20年前我就读过了,却又恍如昨日。“海军王”提供了入口,却无法提供出口。

“杜梅向我提出结婚申请时,我们已经做了半年毫不含糊的朋友。其间经过无数的考验,最无耻最肆无忌惮的挑拨者也放弃了离间我们关系的企图。”他将现实赤裸裸地呈现,裹着纱布还带着血。我读他的书,时而精神恍惚,不知今夕是何年。这不仅仅是“TV三贱客”,有时也充当“真情告白”。

彼岸的金庸向来充满温情,他晚年自言:“中国文化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有如血管中流着的血,永远分不开的”。他笔下的主要人物,侠义,有范,有风度,长得体面,不猥琐,或者即便猥琐,也是为了大义而被迫猥琐的。

他们是大侠,纵是兵荒马乱,却有人心淡定,上有信念,下有常识。

金庸的一笔一划,皆有考究。水果、碗筷、座椅有生趣,花木、鸟兽、山河具性情,世事茫茫,人心有岸。他要让历史在母语里笔直地站着,要在我们的血脉里隐隐回想——我想,大家为什么喜欢金庸,就是因为此吧,他写出了我们的基因。

在王朔逼问下,金庸处处避让,但有一处不肯妥协——“至于王先生说我的文字太老式,不够新潮前卫,不够洋化欧化,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