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大姐女性网 » 医药 » 正文

中药剂型与疗效 药的剂型指什么

2017-08-09 综合媒体

为体现中医药特色,遵循中医药研究规律,继承传统,鼓励创新,扶持促进中医药和民族医药事业发展,根据《药品注册管理办法》,制定本补充规定。

不能逼廉价药玩“无米之炊”的游戏

破伤风抗毒素、葡萄糖注射液……这些为人熟知的药物,在广东药品交易中心5月2日发布的一张清单上,被标注为“急(抢)救药品”。不过,它们被列在这张清单上的原因,是因为企业“断供”。记者联系了近十家处于“断供”名单上的企业,其中除了两家认为“断供”是由于配送企业的原因外,其余受访企业人士均将焦点指向了生产成本。(5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

廉价药断供的消息,隔三差五就撩拨人心。在这份清单上,列在“断供”项目上的急(抢)救药品共61个品规(指药品规格,如剂量大小、剂型等),而整个清单显示,有多达1004个品规的药品断供。这些药有个共同点,售价都不会太高。一旦断供,影响深远。

廉价药断供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2011年:当年的下半年,鱼精蛋白在全国多省市缺货。北京部分医院受到牵连,非紧急手术只能临时叫停,以至安贞医院、阜外医院这样的“用药大户”,也被迫到用量相对较小的医院去“收购”。

谁是断供的罪魁祸首?这个问题的答案也是见仁见智。患者怪医院唯利是图,医院怪药企不肯出货,药企怪上游趁火打劫。比如面对断供的形势,药企的说法很简单:第一,生产成本尤其是原材料成本涨幅过大;第二,原料药被垄断现象严重。这两个原因,其实不过就是个“表里关系”。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感冒清的生产企业都需要用吗啉胍作为辅料,但这种原料药的价格,忽然从原来的每吨一两万元飙涨到一百万元左右,“非常离谱”。原因很简单,能生产这种原料药的,全国只有一两家企业。这种情况当然是不正常的,2016年,发改委就曾对华中药业、山东信谊、常州四药等三家公司达成并实施艾司唑仑原料药、片剂垄断协议案依法作出处罚,合计罚款超260万元。问题是,改变这个乱局,罚单并不是灵药。

药企逐利,这很正常,药企注定会追求合理的利润空间。但眼下的问题是,更多廉价药企业确实面临着“双重挤压”的困局:一方面是原料药的成本挤压,另一方面是招标机制的低价倒逼,迫使廉价药企业出现赔本赚吆喝的现象。用药企的话说,“一些地方招标一味追求低价格,这也无形中加速了廉价药的消失。”每次招标,一番“血拼”后,常用药就成了“白菜价”“地板价”。但问题是,市场总有市场的规律,价格一旦低于价值,谁能长期做亏本的生意?再加上黄牛倒卖等因素作祟,廉价药断供起来更是火上浇油。

“一药多名”的现象愈演愈烈 谁是背后推手?_

    新华网济南9月19日专电(记者王海鹰、王娅妮)近年来,同一种化学成分的药品新名不断,花样迭出,让患者如坠迷雾,难辨优劣。药厂为什么如此热衷于“起名”“改名”,以至于“一药多名”的现象愈演愈烈?业内人士认为,药品低水平重复生产造成的恶性竞争,是药厂不断给药品“换马甲”的内在根源。这种局面不改变 ,“一药多名”之风就难以禁绝。

    “一药多名”,患者难辨优劣

    家住济南市舜玉南区的侯秀芳,前两

热点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