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大姐女性网 » 孕育 » 正文

孩子的智商来源于父亲吗 父亲高母亲矮孩子身高

2017-08-27 综合媒体

女儿智商70遭父亲和学校放弃 母亲自称曾“叫她去死”

原标题:低智儿童:一个群体的眼泪

“有时候,我甚至想叫她去死。”

这是一个母亲的诉说,一个边缘智力儿母亲的绝望之语。

有那么一群智力发育迟缓的孩子,他们的智商,用国际通用的韦氏智力测验量表测试,测试结果在70~85之间。

他们外表与常人无异,但在学习中,纵使花费最大的精力,他们在试卷上的分数,却永远只有那可怜的20、30分,

有人会把这群孩子称作智障,但实际上,他们仅属于边缘智力儿童,或者低智儿童,即介乎正常智力与智力障碍之间。

他们在普通学校里,备受歧视,甚或被边缘化,被劝退。而入读特殊学校,也并非一件易事,或是“进不了”,或是因家长认为“不适合”。

边缘智力儿,犹如社会的一个灰色地带,被社会所忽视。

现实

10岁的兰兰,皮肤白皙,圆圆的脸蛋,和一般的小朋友并无二样,她,是一个边缘智力儿。今年,兰兰在广东省东莞大朗一家小学读二年级,身高将近1.5米,已几乎是全班最高的。

2014年6月下旬,《南风窗》特约记者见到兰兰时,兰兰正在溜冰,直行、转弯、加速,每个动作都十分熟练。

兰兰家本在农村,自小,她说话、走路的时间都比同龄孩子要晚,当时,兰兰的母亲高霖并没在意,认为孩子迟点学会这些也没什么关系。

真正让高霖在意起来,是兰兰4岁上幼儿园时。那天,班里的小朋友一起到操场照合照,站好了位置后,高霖却怎么也看不到自己的女儿,再细看,原来女儿在离照相位置很远的地方,孤独地一个人玩耍。

从那时起,高霖才开始有了真正的担忧,感觉到女儿的不合群。

而后,她带着孩子到医院检查,血液等各项身体指标均正常,最后医生关起门独自对小孩进行诊疗,没多久,医生出来告诉她,“你的孩子有智力障碍。”

“怎么得了这种病?”高霖一下子懵了,追问医生,怎么治。但医生告诉她,完全治愈很难,只能慢慢引导。“都不知道是不是我怀孕时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女儿怎么会得这种病。”

自此,高霖几乎独自承担起了对女儿的治疗及教育,她不再打工,专心照顾女儿。多年间,高霖带着孩子不知道跑了多少家医院,看了多少关于智力障碍的书籍,孩子也吃了不知多少治疗药物。

而在此期间,高霖夫妻也闹起了矛盾,丈夫说,不管了。

2012年,兰兰8岁,高霖再次带女儿到医院诊断,诊断结果显示,智商是70,恰恰属于边缘智力范畴,这也是兰兰最近一次的诊断结果。

直至如今,100以内的加减法,兰兰做题仍是错了一半。即使是拼音,单个会读,连起来却不会。成绩便更是不用说了,数学成绩10多20分的居多,最多时,兰兰得过50多分,但语文成绩会稍好一些。

兰兰下午4点半放学,回到家,高霖辅导她做作业都要到将近晚上10点。“她累,我也累。”高霖说,每次做作业,女儿还要拖拖拉拉,没做完就想去看电视,“这不是找打吗”。

从前年开始,高霖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再加上丈夫的不理解,丈夫对女儿的放弃的态度,她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有时用脚踹女儿,扯女儿的头发,甚至扯出了一块皮,“我叫她去死,去跳楼,骂她这样活下去也只能是个废物”。

热点信息